Ross_忆潮

杂食动物

城市清甜

*系列日常文,蔡画师x陈律师
*不分攻受,别骂了




今天的陈先生不对劲,蔡先生想。

相拥而眠的清晨被闹钟搅扰,蔡先生眼疾手快的关掉了嗡嗡作响的闹钟。看见身旁未被吵醒的陈先生松了口气,动作轻柔的从陈先生的怀里挣脱。拖沓着拖鞋走进卫生间洗漱完毕之后,蹑手蹑脚的回到床边用早安吻叫醒陈先生。

因为昨晚有些过火起的迟了些,也没注意陈先生没有说软糯的带着台湾腔的早上好,就连忙走进厨房忙碌。而这个时间早该溜进厨房捣乱的陈先生,却扭扭捏捏的在卫生间迟迟不出来,最后还是蔡先生用早饭和周末约会引诱出来的。

吃饭过程中陈先生也一直低垂着眉眼一言不发,连兔子似可爱的吃相都收敛了许多。弄的蔡先生也没了胃口,草草吃了几口就放下碗筷换衣服去了。碗筷一般都是陈先生洗的,蔡先生也没怎么担心,给陈先生的西装搭配好领带后,拿着画具闷闷不乐的准备出门采风。刚从厨房出来的陈先生见此,用湿漉漉的手掌揉了揉蔡先生的脸,唇角勾起一抹安抚的笑意。

“我送你吧,等我一下哦。”

还没等蔡先生反应过来,陈先生就进了卧室换衣服,不到五分钟就颓废的走了出来。衬衫领子上挂着已经被揉虐的不忍直视的领带,脸上委屈巴巴的神情一下就让蔡先生的心情多云转晴,无奈放下画具走到人跟前,修长白皙的手指熟练的给人系着领带。

“你怎么这么笨啊,我不是教过你吗?”
“可我还是搞不懂啦...这已经是你这个星期第四次嫌弃我笨了哦!”
“没有嫌弃你,乖啦。”

系完领带后顺带拍了拍变回小白兔的陈先生的头,在半空中的手措不及防的被陈先生一把抓住。蔡先生习以为常的看着陈先生一只手把自己沉重的画具轻轻松松提了起来,偷笑着跟上人慌乱的步伐疾步下楼。

“惨了啦要迟到了要迟到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坤!”

刚要准备下车的蔡先生被陈先生中气十足的一声吼吓了一跳,回过头疑惑的看着陈先生。

“怎么了?”
“你看我今天有哪里不一样?”

看着陈先生饱含期待的眸子,蔡先生抿唇认真观察思考了起来。衣服没换,鞋子没变,脸颊上因为上次约会贪嘴的痘痘也没怎么下去,发型倒是...

“嗯...你剪头了?”
“我今天刷牙了哦!”

陈先生呲着整齐的牙齿笑眼弯弯,开心的看着蔡先生好看的笑。

“噗...什么啦,这是冷笑话吗?你好笨。”
“吼,第五次嫌弃了哦!”

呼...蔡先生没有计较昨天偷吃辣翅的事真是太好了。逗笑蔡先生的陈先生如释重负的想。

评论(2)

热度(76)